行研|呼吸治疗师新冠疫情下处境“尴尬”的英雄
发布时间:2022-10-06 03:57:49 来源:永乐国际 作者:永乐娱乐直播下载

  他们既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却被称为“离新冠患者最近的人”;他们“身怀绝技”,不光对呼吸机了如指掌,还能针对每个患者调节运行参数;他们紧缺“畅销”,往往一毕业就会被医院“抢走”。他们是新冠疫情下处境“尴尬”的英雄,他们又是这次抗疫中最不应该忽略的人——呼吸治疗师!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从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数万名医护人员中,有一百多名“呼吸治疗师”。他们既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却在新冠患者治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据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统计,参与此次抗疫的呼吸治疗师,每个人平均要负责11.5张床位,最多的地方甚至达到每人接近17张床位[1]。对于呼吸治疗师而言,不仅要会操作呼吸机,还要充分了解病人的病情能根据病人的病情调节呼吸机的运行参数。呼吸机有很多使用模式和几十项参数,模式的正确选择和参数的精准设置对于为病人提供优质的呼吸治疗很关键。呼吸机在操作中,只要有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影响重症病人的治疗效果。“我们从北京运过来几台呼吸机,但是到这边来之后,发现根本就不能用,因为一个空气压缩泵的接头不对。如果不是专职的呼吸治疗师,对设备不了解,可能会费很多工夫。”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呼吸治疗师夏金根到武汉之后,首先解决的就是呼吸机的接口适配。

  呼吸治疗师发挥的独特价值不是简单对患者进行呼吸治疗,而是处理好患者与呼吸支持系统之间的关系。由于呼吸运动完全是由力来驱动的,可以把肺看成是一个力学模型,呼吸治疗师根据肺的临床病理、生理因素,再结合力学状态设计呼吸机的参数,给予患者更好的呼吸条件。呼吸机不是开得越猛越好,也不是用得越久越好,呼吸机如果用得好,可以对生命进行支撑;用得不好,可能就会对肺有进一步的损伤。除了设计呼吸机参数之外,呼吸治疗师还需要进行一定的临床治疗,比如评估患者是否可以脱离呼吸机,引导患者依靠自身肺部机能自主呼吸,针对新冠肺炎患者肺部炎症导致痰液堵塞进行排痰等。在浙江对口支援荆门的队伍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35人的团队专门安排了4名呼吸治疗师。

  新冠的号角一吹响,140余名呼吸治疗师临危受命,跟随不同救援队伍迅速在全国10余个省、直辖市、自治区、50余家医院展开了一线的呼吸治疗任务。呼吸治疗师的任务包括:呼吸支持(氧疗方案的制定与实施、机械通气的监测与实施);气道管理(人工气道的建立、维护、拔除)湿化雾化的监测与实施、气道内吸引、气管镜等;危重症患者的转运;肺康复;呼吸机的管理和维护和重症超声与ECMO实施、监测等[2]。疫情当前,此次支援前线余名呼吸治疗师在工作之余对医生和护士开展了各种呼吸治疗相关培训工作,规范相关临床操作,让更多的医生、护士能一起加入呼吸治疗工作中。此外,针对新冠肺炎患者疾病的特殊性,呼吸治疗师还展开了科研工作。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整理现有资料,结合抗疫一线临床经验和实际情况,给予相关的建议以更好地指导临床工作,减少暴露与传播风险,加速患者康复。其中包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重型患者呼吸治疗相关操作防护措施专家共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经鼻高流量氧疗使用管理专家共识》等。

  呼吸治疗(Respiratory Therapy)的概念由美国率先提出,但呼吸治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000年的埃及、中国、印度和中东盛行的“芳香疗法”。公元前3000年埃及的木板上雕刻描绘了气管切开术。公元前2600年,中国就提出了关于哮喘的吸入治疗。大约在公元前2400年在埃及的木乃伊中发现了肺结核。1783年,Caillens被首次报道为使用氧气疗法作为治疗方法的医生。1873年,西奥多·比罗斯罗斯进行了首次喉切除术。1917年美国斯托克斯船长使用橡胶鼻导管和鼻叉向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肺水肿患者提供氧气。1947 年美国呼吸治疗学会AARC(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Respiratory Care)的成立标志着呼吸治疗学科的建立。目前,美国已有十几万呼吸治疗从业人员,遍布在各个医疗机构和社区、家庭、医疗器械公司。

  1956 年,美国呼吸治疗国家委员会NBRC(National Board for Respiratory Care)的成立标志着呼吸治疗执业体制逐渐规范化。1970 年美国呼吸治疗教育鉴定委员会JRCRTE(Joint Review Committee For Respiratory Therapy Education)的成立标志着呼吸治疗教育体制逐渐完善。1964 年,继美国之后,加拿大成立了呼吸治疗学会CSRT(Canadian Society of Respiratory Therapist)。1973年台湾部分医院开始设立呼吸治疗科,并于1990 年成立了呼吸治疗学会。台湾的呼吸治疗在整个亚洲来说,组织较完备、体制较健全、学科发展较成熟。此外,新加坡、菲律宾及中美洲一些国家基本按照美国模式相继建立了呼吸治疗学科。在我国,1993年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呼吸治疗科在美国LomaLinda大学医学中心的指导下,在我国率先成立了拥有完整专业呼吸治疗体系的科室。1997年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按照美国呼吸治疗专业教育模式开办呼吸治疗专业。2014年中山大学新华学院在康复系新开设了“呼吸治疗”专业。

  由华西医院呼吸重症医学部的多名医生在2018年发表的关于国内呼吸治疗师的一项研究显示[3],通过2016年8月15日至2016年9月2日在网络平台开展全国范围内的调查,共有196名呼吸治疗师接受了问卷调查,其中30.6%为本科毕业,25.5%为大专毕业,43.9%的呼吸治疗师接受了6个月的在职培训。在调查期间,十年间内中国大陆的呼吸治疗师(RTs)的数量显著增加,但由于国内没有呼吸治疗师认证或执照,因此只有23%的学士学位毕业生和42%的副学士学位毕业生通过获得其他职业证书来从事呼吸治疗师工作。通过调查,作者认为开设针对呼吸治疗师的学位课程和对有经验的ICU护士进行在职培训是培养呼吸治疗师的两种主要方式,缺乏专业执照以及对呼吸治疗师价值的认识不足是阻碍呼吸治疗专业发展的两大障碍。

  虽然目前呼吸治疗师的数量显著增加,但总体而言现在国内对呼吸治疗师的价值还是缺乏了解,国内呼吸治疗师处境十分尴尬。全国目前还没有专门的呼吸师资质认证和考核标准,呼吸治疗师既不属于医生又不属于护士专业系列,如何评定职称成为难题,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专业的发展。其次,国内呼吸治疗师教学、培养体系还不是很健全。全国只有少数高校开设了相关专业,学生就业前景不明朗,呼吸治疗师专业招生始终受到限制,往往难以招满。还有部分学生毕业后无法获得相关资质认证,在医院找不到与本专业对口的工作岗位,只好转投其他临床岗位。国内最早开设呼吸治疗专业的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十多年来从这里毕业的学生只有两百多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呼吸治疗师目前经历过的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在处理的过程中也要面临课本上没有学过、临床经验中也没有遇到过的具体问题。今年3月,人社部正式将呼吸治疗师列入新职业。疫情之外,呼吸治疗师对于日常的慢病治疗、呼吸康复都可以发挥独特作用。

  呼吸治疗师在《U.S.News》最佳医疗职业中排名19,在100个最佳职业中排名40。据美国劳工统计局预计,从2016年到2026年,呼吸治疗师的就业率将增长23%,平均年薪为6万美元,加州地区最高年薪可达9.7万美元,这一职业就业率远高于同一时期所有职业平均就业率7%。呼吸治疗专业可以在大学、医学院、职业学校和军队中开设,学生将学习包括人体解剖学和生理学在内的许多课程。在美国,至少要有副学士学位才能从事呼吸治疗师的工作,并且毕业需达到呼吸护理认证委员会(CoARC)的认可,就业需要参加美国国家呼吸保健委员会负责管理的注册呼吸治疗师考试(CRT)。在美国,呼吸治疗师也可以考成人重症监护、睡眠障碍和新生儿/儿科护理的相关证书。

  新冠肆虐,全球呼吸机和呼吸治疗师都紧缺,公众开始认可呼吸治疗师的价值。除了受疫情影响,随着全球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全球对呼吸治疗师的需求也在上升。美国呼吸治疗协会会长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美国的呼吸治疗专业已经显现人才短缺的现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现有的呼吸治疗师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接近退休年龄[4]。根据世卫组织估计,目前全球有6400万人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有300万人死于慢性肺阻塞,预计慢性肺阻塞将在2030年成为全世界第三位主要死因。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罹患慢性肺阻塞,同时还会出现大量的哮喘病患。为此,美国呼吸治疗协会加大了在年轻人中对呼吸治疗专业的宣传力度,在各大高校开设呼吸治疗专业,希望他们通过课程学习,认识到呼吸治疗师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职业选择。

  博伊西州立大学是一所成立于1932年的公立学校,学校位于博伊西州西部的爱达荷州首府,2018年共计培养136名呼吸治疗师,是美国培养呼吸治疗师最多的高校。

  贝拉明大学是位于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一所私立大学。贝拉明提供卫生科学学士学位课程,呼吸治疗为其重点开设专业,该专业要求学生在开始专业学习之前完成通识教育和预修课程。

  俄勒冈理工学院拥有呼吸系统护理学学士学位。学生必须先完成一年的预修课程,然后才能被录取到呼吸护理专业。学生还将参加临床护理课程,从而获得呼吸护理的实践经验。

  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是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双城区的一所公立大学,是美国最著名的公立研究型大学之一,也是世界一流的学术研究机构。由于明尼苏达被称为医疗器械的硅谷,因此很多呼吸机设备的研发也带动了呼吸治疗专业的发展。

  俄亥俄州立大学简称OSU,是世界著名研究型大学,国际顶尖的研究型大学联盟Universitas 21成员之一。俄亥俄州立大学韦克斯纳医学中心为呼吸治疗专业提供了良好的临床教学环境。

  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于1997年开办了呼吸治疗专业,招收呼吸治疗专业5年制本科学生,并于2000年开始招收四年制本科学生,毕业后授予理学学士学位。从2000年到目前为止,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呼吸治疗专业毕业生共259名,就业分布涵盖我国共计1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56家医院的相关科室。

  台北医学大学是一所台湾医科专门大学,1960年创办,其前身为台北医学院,2000年改名为台北医学大学。2001年,台北医学大学正式成立了呼吸治疗学系。

  2014年中山大学新华学院在康复医学系新开设了“呼吸治疗”专业。呼吸治疗专业首届毕业生16人在18年7月份就被各大医院“抢空”,轮岗实践后将成为广东首批系统培养的专职呼吸治疗师。

  随着医学的发展,各种精密的医疗器械越来越多,如呼吸机一个细微参数的设置都会影响病人的康复质量。通过这次疫情,国家越来越重视呼吸治疗专业的发展。期待未来越来越多的医学院开设呼吸治疗专业。希望未来关于呼吸治疗师的继续教育体系和考核标准越来越完善,呼吸治疗师不再是个“尴尬”的职业。